位置導航>> 首頁>>武大要聞>>正文
詳細新聞
【新世代集運地址】於可訓:亦莊亦諧,且歌且行
發佈時間:2016-11-24 19:48  作者:  來源:文學院  

通訊員:陳彥羽、牛維佳、李雪、張崇民

人物名片:於可訓,文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武漢大學人文社會科學資深教授。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中國寫作學會會長、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。主要從事中國現當代文學教學、研究與評論,文學活動和學術研究先後涉及文學評論、中國新詩、中國現當代小説和中國現當代文學史等多個領域。個人專著有:《中國當代文學概論》《當代文學:建構與闡釋》《王蒙傳論》《新詩體藝術論》《小説的新變》《批評的視界》等。

 

《文心雕龍》裏有這樣一句話:“夫玄黃色雜,方圓體分,日月疊璧,以垂麗天之象;山川煥綺,以鋪理地之形。”古人説文以載道,文章之色彩與天地自然交相輝映,足以見得古人對文學的重視。

於可訓就是這樣一位為文學和文化的發展砥礪前行的學者。如果用一個詞來概括他的性格特點,“亦莊亦諧”再合適不過了。

 

結緣文學

如同大多數愛好文學的少年一樣,從小學到中學,於可訓的語文成績名列前茅,作文尤為突出,因此獨得語文老師偏愛。

他回憶起當時“被開小灶”的情形:“週末,老師常常讓我在她的宿舍裏閲讀。她為我指定了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寧、斯大林、毛澤東論文藝等書籍。我看書時,她就在宿舍門前洗衣服。”就這樣,在老師的洗衣聲中,年幼的於可訓接觸了許多重要的文藝理論概念和命題。這最初的理論啓蒙,使他受益匪淺。

愛好文學是我們這一代人的通病。因為在我們成長的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,除了文學能夠寄託年輕的心靈、編織人生的夢想之外,就沒有別的更值得我們眷顧的精神文化處所了。”於可訓坦言。

30歲才來到珞珈山讀書,於可訓認為自己十分幸運,能夠浸潤在中文系幾代人開創的學術傳統之中,接受其有形無形的薰陶。他畢業後留校任教至今,40年來一直沒有離開這片他愛的校園。

於可訓始終認為文學研究和文學批評都需要“知人論世”。在中早期的文學批判中,文學界開始引進西方各種新的文學批評方法,但他始終堅持中國傳統的社會歷史批評方法。

工作和生活經歷,構成了於可訓文學研究和文學批評的經驗背景,也是他對文學理解、闡釋、判斷、評價的重要參照。尤其是反映當代歷史和當下生活的一些文學作品,在闡釋和評價中,他能夠調動更多親身經歷和切膚體驗,加入獨立思考和自我反省。與此同時,他會考慮到歷史的曲折性和生活的複雜性,因而有更大的包容度。

工作之餘,於可訓不斷創作詩歌散文小説,70歲仍獨立進行文學創作。他總説自己思想活躍,又不想閒着,便有了《地老天荒》等富有思想性的小説產生。

 

寬厚嚴師

在三十餘年的教書生涯中,於可訓認真負責,一絲不苟。上課總是提前半小時到課堂,做好各項準備。從他的教案可看出,他備課認真而詳細,徵引豐富而具體,僅《當代文學》講稿就有近50萬字,還附有數百張各式各樣的紙片,記錄着教學之餘的思考與心得。

“上於老師的課很輕鬆,每堂課我們都聽得特興奮,特帶勁!”上過他課的學生如是説。他講起課來總是妙語連珠,激情飛揚,活力四射。“隨着教學改革的深入,於老師不斷調整思路,改進教學方法,精簡教學內容,突出重點難點,並開列多種書目,供學生們開闊視野,深化學習。”文學院黨委副書記王懷民“揭祕”。

熟悉於可訓的學生都説,他是一個對自己嚴格、對學生處處關愛的人,是一個童心未泯的良師益友。一次,有位同學忘了交作業,懷着忐忑的心情獨自去找他。於可訓笑着説:“不要耍單邊,要和羣眾打成一片嘛!”令這位同學感嘆不已,“於老師懂什麼叫寬容。”

物質和精神上的關心,給學生成長以極大的幫助。他的研究生大都是他家餐桌上的常客,有的學生從家返校,半夜下車無飯,直接“殺”到於老師家,進門就説:“師母,我才回來,餓了,有吃的沒?”

他經常將有學術價值、對專業發展有幫助的圖書贈給家庭困難又矢志向學的學生,或向報刊推薦他們的文章。學生有了難處也樂意向他傾訴。一位本科生考研失利,痛哭流涕,一度對生活失去信心。他與這位學生多次交談,引導學生正確對待人生旅途中的成敗,鼓勵學生振奮精神,再作拼搏。一年後,該生終於如願以償。

由於社會風氣影響,有的學生把社會交際的庸俗套路搬到師生交往上來。於可訓總是耐心説服教育,講清做人做事的道理。

於可訓鼓勵學生進行科研創新,他帶出來的學生,很多都成為所在高校的骨幹。逢年過節紛至沓來的賀年片,載着學生對老師的崇敬和祝福,每每這時,於可訓總是很開心:“看到學生們生活幸福,又幹出一番成績,能夠為社會多做事,是我最感欣慰的事。”

 

快樂人生

於可訓曾下鄉種田,在大家都認為下鄉很苦的時候,他卻找到了一份快樂,並且演變成一生獨守的厚愛。他還當過工人,既握過鋤把子又擺弄過機器,還在調車場做過調車工,俗稱“車猴子”。這個工種很獨特,像猴子一樣一天到晚在隆隆走動的列車車廂上攀來爬去,沒有膽量是幹不成的。

回憶這段日子,他説自己是幹一行愛一行的,做調車工體驗了鐵道游擊隊“飛車俠”的滋味,也就平添了一種豪情和樂趣。

“知人論世”是他一直堅持的理念,他善於在生活中尋找樂趣。於可訓的弟子葉立文説老師“受鄉間豪邁民風之薰染,雖滿腹經綸,卻不改率真本色。樂與弟子聚眾神侃,言辭詼諧睿智”,並有趣事一則為證:某夜,於可訓難得看電視,正為劇情牽腸掛肚之時,忽然停電,他慌忙致電校長,大呼:“我要看電視,怎麼突然停電了?”後來同事在席間談及此事,全場噴飯。

於可訓家中充滿書香氣息,書房整整齊齊擺放着各類書籍,隨處可見書法字畫作品,還有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兒。比如他自己發現並創作的根雕,形似鱷魚,生動可愛。還有書房窗台上擺放的石雕石畫,其中一個表示“燒火做飯”和“灶台”之意的“爨”字,與書房氣氛竟毫無衝突,可謂雅俗共賞。

讓人印象最為深刻的,當屬家中一面排列成心形的照片牆。其中有黑白的結婚照,也有彩色的老中青三代人美好記憶。其樂融融,為小屋更添温馨。

這就是於可訓,一位有着“知人論世”批評理念和嚴謹治學態度的大家,一位堅守講台、關心下一代的名師,一位關愛家人、用心品味生活的真性情長者。

(資料圖  編輯:付曉歌)

轉載本網文章請註明出處
文章評論
請遵守《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有關法律法規。
用户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。
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。
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 匿名發佈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相關閲讀
    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0
專題網站
發稿統計

 電子郵箱:wdxw@whu.edu.cn 新聞熱線:027-68754665       

通訊地址:湖北省武漢市武昌珞珈山 傳真:68752632 郵編:430072